“金砖”中最早退出 巴西再加息

 成功案例     |      2019-07-18 14:21

  巴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9日将基准利率提高0.75个百分点至10.25%,与此前金融市场预期一致。该行已在4月底把利率调升至9.5%,而此前9个月都维持利率在1964年以来的历史最低———8.75%。

  这一决策验证了“末日博士”鲁比尼近日对“金砖四国”(BR

  )经济存在过热风险的预测。不过,与其他三国不同的是,巴西以自然资源出口为核心的产业结构对欧美经济的依赖度较低,这使得巴西能够暂时搁置对欧债危机导致的全球经济不确定性的担忧,继续以加息的方式推动刺激政策的退出。与之不同的是,印度和中国的货币政策可能都会暂停紧缩的状态,上月还在减息的俄罗斯更是难言退出。

  内需过热或推动巴西继续加息

  巴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9日在公报中称,调整利率是“为了保证通货膨胀率在目标轨道范围内”。分析人士认为,一季度巴西国内生产总值(G

  P)的强劲增长足以强化通胀预期,这是促使央行提高基准利率来给经济降温的主因;尽管欧债危机可能会拖累全球经济增长并拉低大宗商品价格,进而有助于遏制巴西的通胀势头,但决策者目前重点考虑的是国内经济。

  巴西国家统计局8日宣布,该国第一季度G

  P比去年同期大幅增长近9%,为1995年来最高。其中,工业第一季度产值比去年同期大增14

  .6%,反映出政府在去年经济衰退后针对汽车、电冰箱、洗衣机等产品销售推出的减税措施已奏效。彭博社的文章称,在巴西,经济的过快增长已经造成了供给短缺现象。据介绍,该国最大的酿酒商C

  iadeBebidas

  ericas近来不得不开始进口啤酒罐,对于这家百年老店来说,这还是首次出现。

  巴西国家统计局研究员帕利斯说,巴西经济各方面已回升至危机前的水准,“工业不仅已回升至危机前水准,事实上是超越危机前水准”。资本经济公司分析师席尔林认为,巴西经济已实现V型复苏,其独特之处在于内需强劲,过去三至四个月的零售业数据超出预期。

  巴西市值最大的银行ItauU

  nibanco上月发表报告指出,巴西这个拉丁美洲最大经济体正以可与中国匹敌的速度成长,该行调升巴西今年经济增长率预估至7.5%。据悉,巴西是金砖四国中经济增速第二快的国家,仅次于中国,胜过印度和俄罗斯。

  巴西本地金融市场还预测,为了控制通货膨胀率,基准利率在今年还有可能再次调高,最高将至11.75%。

  不过,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巴西政府已停止此前为应对金融危机而采取的减税措施,二季度该国经济增长可能会迅速下滑。除此之外,在7月份的下次议息会议上,巴西央行究竟会提高基准利率50还是75个基点,还要看欧债危机对巴西经济的影响情况。

  “金砖四国”成员退出步伐不一

  美国经济学家鲁比尼近日表示“金砖四国”(印度、巴西、中国、俄罗斯)经济存在过热风险,建议这些国家退出刺激政策,以防止资产泡沫形成。但在“金砖四国”成员内部,各成员在经济复苏中所处的阶段也有很大差异,经济增长乏力的俄罗斯甚至还在不断降低利率。

  5月31日,俄罗斯央行宣布下调再融资利率25个基点至7.75%,这是该央行连续第14次下调基准利率。与同为“金砖四国”的其他成员相比,俄罗斯去年经历的危机更为深重。经过2009年7.9%的经济收缩后,该国的经济复苏需要更长期的政策支持。俄央行表示未来几个月利率可能会维持在当前水平。

  据报道,俄罗斯4月份国内生产总值较上年同期增长5.5%。今年前4个月,俄罗斯G

  P较上年同期增长3.5%。正如俄央行在会后声明中指出的那样,俄罗斯经济正在逐渐复苏,但是由于外部环境仍然面临不确定性,该国信贷恢复和经济增长仍然面临一定程度的威胁。另一方面,俄罗斯通胀水平4月份为6%,远低于当时8%的利率水平,因此,俄罗斯央行有较大降息空间,同时此举一定程度上是为了阻止国际游资肆意地进入俄罗斯市场。

  中银国际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指出,考虑到海内外复杂的经济局势,我国货币政策或将处于暂停紧缩的状态进入短暂观望期。虽然目前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偏高,但欧债危机导致的全球经济不确定性,让中国经济面临外需的不稳定性也增加,因此目前并非我国加息的有利时机,6月份加息概率较小。

  印度央行目前面临着较大的加息压力。5月31日,印度中央统计局公布截至3月份的上一季度印度经济增速达到8.6%。与此同时,衡量通胀水平的批发价格指数已升至10%,表明高通胀压力伴随高经济增速,资产泡沫如影随形,政策收紧压力与日俱增。但是,现如今印度面临内外两重困境,即对外面临欧美消费放缓限制出口复苏,对内面临成本输入型和高资本流入的通胀压力。印度分别于3月19日和4月20日两度加息,升幅均为25个基点,利率上调至3.75%。